北泽今天吃了草莓糖葫芦

Lofter秀恩爱博主
家有窦姑娘。

【小番外】是带崽子的日常!

现代化、有学问的蚊子会坐电梯上楼。
安迷修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儿子身上已经被咬了三四个包。小家伙痒得一双绿眼睛眼泪汪汪,扒拉着安迷修的胳膊问蚊子为什么不咬弟弟妹妹。
家里住的楼层不低,阳台也没养花。雷狮每天半夜起来抓蚊子,一家三口还是会被嗡嗡声吵醒。
于是A市人民小区三栋二十一楼的某一扇窗内总会在半夜两点多的时候亮起来,两个人的分工很明确:安迷修负责给儿子挠痒痒,一边解释因为弟弟妹妹还在肚子里,所以蚊子隔着肚皮咬不到,一边又要哄着说什么也要回爸爸肚子里躲蚊子的小家伙;雷狮负责在蚊帐外边喂蚊子,直到它们吃饱飞走不再骚扰蚊帐里的父子俩为止。
雷警官抓了穷凶极恶的犯人无数,最终败在一窝蚊子手里。
雷狮又郁闷又生气,顶着一身包钻进凉被里,抓住安迷修就是一通乱啃。
“蚊子吃得这么尽兴,我也得在你身上留个印。”
安迷修正是容易犯困嗜睡的时候,连躲都懒得躲,缩在被子里随便对方摆弄。
雷狮折腾够了,借着月光偷偷地数安迷修身上的吻痕:一个两个三个……
比他身上的包还多一个。
雷狮满意地睡了。

当然,他们家的蚊子没能猖狂多久。某天晚上,下班回来的雷警官搬出了一箱不同牌子的电蚊拍,获得“嗡嗡终结者”的称号和儿子带着口水的亲吻一个。
小家伙身上的包渐渐消了,安迷修脖子上的吻痕还在。小孩子看着爸爸颈侧的红印,抓着自己的玩具小马嚷嚷起来:“大包,大包包!”
正在盛饭的安迷修耳根泛红,强作镇定地撒谎:“大蚊子咬的。”
小家伙偏偏头,把小马扔在沙发上:“臭蚊子。”
旁边准备端菜出去的雷狮打了个喷嚏。
他抬起头来,正接住安迷修一个轻飘飘的眼神。
“可不是吗,家里还有个又臭又大的蚊子。”
安迷修说。

评论(41)

热度(1193)